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,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,在这世界,飘来飘去,总有一天,你会与某个人相撞。

这辈子,你这座孤岛早已与家人相撞,和父母的缘分、和子女的缘分、和朋友的缘分、和爱人的缘分等,这么多的缘分斗是由每个闪亮独特的孤岛组成的,思来想去,随着时间的堆砌,这是多么不容易的。

1

我热爱的我的闺蜜夏夏。

这是2014年的时候,我坐火车去戈壁滩感受另一番味道时听到一个女孩在打电话时说的。

戈壁滩天气炎热,太阳火辣辣地直射地面,黄岑岑的沙子被太阳全部覆盖,无从下脚。

火车慢悠悠地穿过戈壁滩,然后在慢悠悠地绕回来,姑娘抬头看了我一眼,挂了电话,突然走到我面前。很自然地坐到我对面的空位置上。

她的头发颜色很好看,近似于雾霾蓝,蓝中又带着淡淡的乌青色,在阳光下带着浅浅的光晕。一双清澈的眼睛挂满了星星,泛着西柚光色的红唇,“你好,我是花哥。”

突如其来的握手,并没有让我感到尴尬,我回过去,“你好,我是小妖。”

后来,我们在戈壁滩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,有一天夜里,坐在戈壁滩上看星星,一群人烤烧烤,喝啤酒,跳着不知乱扭的舞蹈。

花哥有些微醉,懒洋洋地坐在沙地上,靠着我的肩膀,嘴里嘟呶着:“你知道吗?夏夏是我最好的闺蜜。”

“嗯。”我点头,顺便拉开一罐可乐,泡泡瞬间冒了出来。

“夏夏,给人感觉很舒服,你看,视频里的她多好。”花哥抬起头,右手举起手机让我看视频里的夏夏。

视频里的姑娘,眉清目秀,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,与花哥笑逐颜开,看的出来,花哥有为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开心。

分别的时候,花哥送我一本书,第二页上有她娟秀的字体,上面写着,和你相处的这几天,给人感觉很舒服。

我想,与花哥的相识,相处过程我也很舒服。1-200F41134262P.png

2

与我共事的小姐姐大明子,性格温柔,做事不紧不慢,遇事也不慌不忙,对谁说话都温柔细语,耐心仔细。

我刚来的一个星期,感觉自己傻乎乎的,做起事来也没耐心,整个人毛毛躁躁的,手简直笨地要死。

送文的单位有好几个,死活就是记不住,没法儿,我只好硬着头皮再问一遍,小姐姐总是耐心地跟我说。

三天前,轮到我去送文,脑子糊涂,又没记住,在办公桌前走来走去,始终不肯向小姐姐讨教,她说了好多次,自己不用心,怪我。

哪边又来电话催,无奈之下,打开手机记事簿,又厚着脸皮,向小姐姐又问了一遍,估计她的心底里泛起了无数次的被迫无奈。

这下,终于记住了,全部都在手机上了,要换做是我,早就被无奈淹死了吧,肯定会被自己的蠢吓死。

大明子姐姐十足的耐心真的很让人钦佩,与人相处和善友好,再怎么暴脾气也发作不起来。

另外,还有我的恩师麦哥,从事工作十多年,也是细致入微的,每次文章有写错或不规范的地方,也是耐心给你指正,直到准确无误。

这么多年来,我很感谢我的父母,也感谢我生命中遇见的所有人。他们总是带给人舒服的感觉,余生,与感觉相处舒服的人在一起很重要。1-200F411344T95.png

3

之前提过我的朋友小仙,想必大家也认识了。与她相处嘛,也挺舒服的。

说到这里,我也不得不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,不触碰便不要去触碰,耐心聆听是一种美德。

与桑哥认识是在福州,桑哥有着络腮小胡子,眼神温婉可人,他与他的女朋友来福州出差,在学院的讲座上听我朗读蹩脚的我写的诗歌时,桑哥突然放起了音乐。

快结束的时候,桑哥说,这么美的诗歌怎么能没有背景音乐,我来配,这多好。

经过一番了解后,得知,桑哥女朋友阿琪是专业朗诵者,在朗诵音乐方面颇有研究,所以当时在听我朗诵时,脑子里来了灵感,于是,捣鼓桑哥放音乐了。

我在朗诵方面纯属白痴,自己写的诗歌读来也是不成器的,不着调的酸调子而已,只是桑哥和阿琪的举动让我感动,在12月的福州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

桑哥和阿琪临走时,非要请我吃饭,最后一天,我们去逛了三坊七巷,为了避免尴尬,我拉着同宿舍的姑娘小离。

在达明美食街,四人笑的肆无忌惮,拿着烤串儿,吃着烧仙草,喝了鲜啤酒,无不欢也。

很奇怪,那一夜的睡眠可能是最香的,一觉睡到大天亮,中午饭过后,我与桑哥和阿琪匆匆告别,与小离踏上去厦门的旅途。

余生,那么长,又那么短,既然来这世间一遭,为什么不与相处舒服的人相遇?

所以,不要去纠结无聊的事,也不要耿耿于怀于过去,过去的终究会被时间淹没,过好自己的生活,就算是对这个世界帮了一个最大的忙。